biu~biu~

熬夜画图
疯了吧大概

也许想吃糖

反正现在很困地坐在动车上
出差……

画个前面小故事的番外
有谦米迪迪登场了
自己灵魂画手的我

想养杰尼龟和皮卡段 图中墙上照片用了别的鸟宝的图 不妥删  我的蛙一天都没回家了 担心

谁是最可爱的人

非原创                                                                              
看到一个很好玩的段子,就改了下。                              
若侵删                                                                           

   ————————————————————————     

“马克马克,看我看我!”杰森一蹦一跳地跑到圣诞树后面,神神秘秘地假装自己躲了起来,然后又猛地探出个小脑袋,扯着小烟嗓发问,“马克你说,谁是这个世界上最可爱的人?”
马克盯着杰森红扑扑的小脸看了几秒,然后在少年无比期待的眼神中挑了挑眉,十分笃定地回答:“我!”  




                   

大家有没有啥宜嘉可以安利给我的?想象力不丰富的人需要灵感。

有你好安眠(二)宜嘉

让我看到你们的小心心,激励我努力写文。

-----------------------------------------------------------------------------

(二)

放学的时候下起了雨,朴珍荣在王嘉尔教室外面的走廊上等嘉尔,塞给他一把伞。

"雨伞拿着,外面雨挺大的。"

"金庸~爱你!!"

"好了,别贴着我,在范哥看到又要生气了。"

"不管,嘿嘿!~"

王puppy得劲儿蹭着朴puppy,直到感受到不远处林在范崩紧的下颚线,嘉尔才放开珍荣。

 

撑着雨伞往前走,估摸着眼前那个轮廓很像段宜恩,散光看不太真切,雨天又让视线变模糊。嘉尔准备跑近点看看。

下雨天真烦。段宜恩扣上外套的帽子在脸上投下一片阴影,随即就冲入雨中。不知道是下雨天烦还是他看到王嘉尔蹭着另一个男生还笑容灿烂的样子而觉得烦……

猛然一个毛绒绒的脑袋冲到自己的眼前,熟悉的笑容灿烂的脸。

"段宜恩?哎呀,真的是你呀!远远的我就觉得像,可是我散光看不清楚,就跑上来看看。果然真的是你诶~"

"下课了?"

"是呀,放学也能碰到你,真巧!你今天没带雨伞啊,我们一起回家吧,反正顺路,你家在我家后一站吧?"

段宜恩点头。

"你拿雨伞吧,我不想拿。"

"好的。"

"你手好冰啊。我手可暖了,我妈说我是个小暖炉,天生就热热的,冬天的手都是暖暖的,你看。"

说完,王嘉尔就把手盖在段宜恩手上。

"不行,我感觉你这样会生病的!来,带上这个手套,珍荣送我的,我就带过一次。

要不是王嘉尔不顾他同不同意就自顾自地给他带上,他…其实…不愿意带。而且还是…那个男生送他的。说不出的别扭,但还是没有拒绝,遇到这个人好像怎么都拒绝不了的样子。

"段宜恩段宜恩,你晚上几个人吃饭啊?"

"一个人"家里就管家跟司机两人,但他们都不跟他一起吃说不合礼数。

"呐,你晚上跟我一起吃饭好不好?一个人吃饭好无聊,我不喜欢一个人。而且你家就离我家一站距离,也不会很远。"真挚的眼睛盯着段宜恩。

"…嗯…好吧"

两个人在嘉尔的住宿的冰箱里翻吃的,一包土司,几个鸡蛋。

"给你做鸡蛋煎土司吧!?"

"好啊。"

十分钟过后,段宜恩掀起一块在盘子里的土司片,准备下嘴,发现背面焦土一片。

"Hey,Jackson Mr black.哈哈哈哈哈"

王嘉尔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

"我们煮拉面吧,我看到有拉面。"

"好呀好呀!"

两个人吱溜吱溜地吃着拉面,聊着天。可能连段宜恩自己都没察觉,今天笑脸的份额似乎严重超额。

"段宜恩,有没有人跟你说你笑起来很好看?"

"……"段宜恩楞了一下。

"当然啦,你不笑也很好看,但是笑起来是另外一种好看。"

"是吗"

"是啊,麻烦你以后多笑笑。"嘉尔拿手戳了戳段宜恩的脸颊。段宜恩觉得王嘉尔的手好像有电流,戳到地方酥酥痒痒的。

 

 

 

段宜恩从王嘉尔家出来,迈上了一辆复古豪华轿车。

"少爷,我看下雨天就开车来学校接你了。不过我看你跟同学一起就没打扰你们。"

"嗯,李叔眼力见很好。下次也请这样。"

"好的,少爷。不过,少爷这是你的新朋友吗?下次可以邀请来家里玩啊"

"会的。"

 

 

"嘤嘤嘤,段宜恩"

"怎么了"

"我住处天花板漏水了,我床都湿了,今天晚上没法睡了。"

"呐…要不来我家睡吧?我家有客房。"

"真的可以吗?会不会打扰你们家人?"

"我爸妈一直忙工作的事,一年到头很少回家的,你收拾一下,十分钟以后你家楼下见。"

"好。”

王嘉尔下楼后前后找段宜恩的身影,前前后后不见人。

"嘿,Jackson,这边。"只见段宜恩从一辆豪华轿车探出头喊他。

"段宜恩,你家的车好像很贵诶。"

"我不知道,我爸的。"

进入了段宜恩的别墅,王嘉尔才知道段宜恩的"有客房"不止一个他家好几个空房间随时都可以作为客房。

管家笑脸迎人过来开门。

"少爷,您回来啦?客人的房间准备好了,就在您房间旁边。"

"好的,我自己带他过去,没什么事了您也早点休息吧。"

 

 

"Jackson,你房间在我旁边,你有事可以来找我。"

"嗯嗯,好的。"

……

微信:

"段宜恩"

"嗯?"

"谢谢你晚上收留我"

"早点休息吧"

"嗯,晚安。"

至王嘉尔发了晚安以后,段宜恩也再没听到隔壁房间的声音了,伸手关了灯。其实段宜恩晚上几乎不睡觉或者说根本睡不着,一天最多也就睡两三个小时,而且有时候困意也不一定在晚上。看了医生也查不出个原因。所以段宜恩的夜晚就是躺着闭目养神,虽然很难熬却也是没有办法。睡不着的时候当然也会想很多,最近的夜晚脑海的屏幕几乎与一个人有关,当然今天那个人睡在隔壁。

突然听到隔壁房间些许脚步声,段宜恩看了看手机,据王嘉尔发来的晚安已经过去一个多小时了。段宜恩下了床准备开门出去看看。一打开门发现,门口一个探头探脑的家伙。

"Jackson?怎么了?"

"吵到你了吗?不好意思,我这就回房间。"

"没事,我本来晚上就不怎么睡觉。"

"不睡觉?你晚上不睡觉?为什么呀"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

"阿啾~"王嘉尔打了个喷嚏。

"外面冷,进来说吧。"段宜恩伸手将嘉尔拉进了自己房间。坐在自己常睡的那一边,顺手拉开另一边的被子。

"盖上吧,不然会感冒。"段宜恩拍拍被子。

嘉尔乖巧地爬上床,盖上被子。探头问:"你刚刚说你本来就不睡觉是什么意思啊?"

"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整夜整夜睡不着觉,看了医生吃了药好像也没什么效果。"

“怎么会这样?”

“不知道,不过医生说身体如果没别的不适也没什么关系,定期去检查就好了。”

“真可伶~”王嘉尔摸了摸段宜恩的头。

“那你为什么今天睡不着呢”

“嗯…可能我有点认床,那个房间所有的东西都是陌生的,其实…我有点害怕。我能不能睡在这边啊,其实我很困了。”

“可以啊。”

“真的吗?不过你不怕我对你做什么?”

“做什么?”

“没有啦,开玩笑的,我睡啦。”

“嗯。”

王嘉尔马上找了一个最舒服的姿势很快就睡着了。

嘉尔,你说那个房间太陌生。所以这个房间里我是熟悉的,你就能安心睡着了是吗?我今天都在,希望你能睡得好。而我……诶……又是一个不眠夜,不过似乎因为你在,我也觉得很安心。

 

段宜恩醒来的时候,看了下时间。天,他昨天居然也睡着了!睡了5个小时打破记录了。而且醒来的那刻他是震惊的,他离开了他一开始躺着的位子,头几乎是抵着嘉尔的背睡的。段宜恩睡觉一向固定位置很少乱动的。

还好王嘉尔背对他睡觉,不然真的不是王嘉尔要对他做什么,而是一副他段宜恩要对王嘉尔做什么了。

快速起了床,收拾好出来。看到王嘉尔还是一副安睡的样子,拨开他刘海,拍拍被子说:“还不起床要迟到了。”

“嗯……”

“马克……”王嘉尔拽住了段宜恩的袖口

“?”

“我要Morning Kiss 嘻嘻”

“……”

“开玩笑的,我马上就起来。”一溜烟就冲到卫生间去了。

 

站台上等校车。

“杰森,你别动。”

“嗯?”段宜恩突然正面靠近他,两个人意外的脸贴得有些近,杰森有点慌,大气都不敢出。段宜恩伸出手把王嘉尔头上那根呆毛往下按了按。

“一戳头发翘起来了,干嘛?想要连接外星球吗?”段宜恩笑着说。

“想要连接你。”

段宜恩停下了手上的动作看着王嘉尔。眼睛里是真挚的光芒,不过下一秒就王嘉尔就移开了视线。

“校车来了,我们上车吧。”王嘉尔拽着他上车。

“段宜恩,我们打一局吧?”王嘉尔微笑晃晃手机的游戏界面,仿佛之前站台上最后那点局促不安的眼神是段宜恩的错觉。

“好啊,来一局。”

两个人在游戏里激烈厮杀起来。

“马克哥,你这里就应该让一下我啊,装作没看到啊!!怎么可以三两下就把我秒了!~”

“好,我知道了。”段宜恩笑着说。

“哥,别打这么认真,这样下去我又要死了。”王嘉尔一看段宜恩进入游戏界面那个认真劲儿,就知道这哥们忘记答应自己的事儿了。然后就开始各种小动作用手肘撞段宜恩或者挠他痒痒,试图阻碍段宜恩。段宜恩被逗得直笑,后来就直接放弃游戏了。

 

段宜恩望着王嘉尔宠溺笑的照片如期出现在校微信群里。

“前方高能预警!”

“图片”腐女一号。

“天呐!!我的天!!!!!!”腐女二号。

“天啦噜!!!!冰山笑了!!!冰山笑了好好看。”段宜恩迷妹。

“段宜恩是被我们家小太阳融化了吗?小太阳的魅力真的无人能挡呀!”王嘉尔迷妹。

“段宜恩这笑也太宠溺了吧~嘤嘤嘤”腐女三号。

“站对了cp果然有糖嗑,好开心。”cp粉

……

 

 


有你好安眠(宜嘉,微伉俪)

(一)

“……喂…”

“十分钟之内如果你不赶到车站,你将错过校车……”

……

“杰森?听得到我说话吗”

……

 

王嘉尔以他最快的速度洗漱完毕冲出房间,在车门要关上的最后一刻冲上了车。对着司机大哥笑眼弯弯,刷了卡以后慢慢往车厢后挪动,眯着眼睛伺机寻找空位。最后一排有个空位捕捉了王嘉尔的视线,灵活得越过众人,在那个空位上入座。运气真好及时赶上了公交,而且居然刚好有个空位,毕竟还有半小时慢慢车程。他一入座几乎附近的同学都转头看他小声议论着,甚至有些较前面的人都听到动静都转过头来看他。不过嘉尔忙着跟珍荣炫耀自己如何幸运

 

“金庸,我在最后一刻赶上了车,我厉害吧~嘿嘿”

“厉害了。”

“而且我跟你说,居然还有一个位子空着等我”

“厉害了”

“金庸你还有别的词吗??!!”

“没有了,在范哥来接我了,不说了”

“哼!重色亲友”

“……”

 

半小时后校车准时到达学校,大家都站起来纷纷下车,王嘉尔也站起来准备走。发现身边的那位靠窗的同学还靠在窗上睡觉,拍了拍对方的肩膀:同学,到学校了,醒醒。不大的声音居然引来的其他同学的抽气和注目礼。那颗低着睡觉的脑袋抬了起来,周围的吸气声更大了,一双英气的眼睛挣了开来,高挺的鼻梁将阳光分隔两半,光线划过凉薄的嘴唇在下巴处划了个漂亮的弧线。

这个男孩子真好看。王嘉尔心想。手机在这时震动起来,打断了他的思路,接起电话绕过人群下车往珍荣的方位走。

“停车这么久,你车上的人干嘛都不下车?”

“不知道啊,我只是喊我旁边的同学起来,然后他们就都转过来看我,你说是不是你们学校的同学没见过帅哥啊?”

“得了你就省省吧。”

“咦,你对象呢?”

“有事先上去了。我先带你去你们班,明天你可自己去。”

“知道了~~”

 

 

第二天,又是那个位子空着,仿佛等着自己似得,不坐才傻。王嘉尔又再次大喇喇坐坐下了。旁边还是那个很好看的男孩子,今天他没有睡着。他似乎看到自己就这么坐在他旁边也挺诧异,将视线从窗外转了进来,落在自己脸上。王嘉尔露出他招牌笑容,发挥出他交际小能手的技能,向那个好看的男孩子伸出他的手……

 

似乎因为他上次那个事件以后再也没有人敢坐在他身旁的位子上,虽然他并没有要占据那个位子,只不过同学们都约好了似得把这两个位子给他空了出来。他也懒得多解释。

 

段宜恩是上学期转到这个学校的。第一天到学校是因为他的颜值引起来大部分的关注。而第二天他已然全校闻名了。

先是一堂课,班里那个全校闻名的校霸将书扔向那个训斥他的新来的实习女老师。实习老师个子小小,书从她头顶飞过撞击后面黑板滑落到地上。段宜恩看到老师红了脸,眼睛里的眼泪强忍着没有落下来。那个校霸一副很凶狠的架势要往讲台走去。段宜恩踩着凳子一个空翻越过书桌跳到校霸前方,一个勾手将对方按回位子上。校霸也没想到会有这么一股力气把自己拉回位子,气不打一出来,起身准备拉住段宜恩的外套帽子狠揍一顿。却不知段宜恩身手如此敏捷,转身就用手肘顶住对方的脖子,大力抵到教室后方的墙上。身体与墙撞击砰的一声,而因被顶住的动脉而血液不畅,额上青筋暴起。

段宜恩另一只手握起的拳头没有如期抡在对方脸上,凛冽的眼神,凉薄的嘴里蹦出几个字:你最好别惹我生气。看到对方被震慑到而害怕的眼神,才缓缓松开手。而后走到讲台上,把那本捡起来下一秒这本书在空中穿过稳稳地落在校霸的桌子上。

段宜恩回到自己的位置上坐好,发现所有人的视线都落在他身上,"老师,布置下作业吧,五分钟以后就下课了。"这才大家都回过神来,实习老师慌乱地翻书……

之后学校的微信群就炸了。段宜恩的丰功伟绩在短短下课的几分钟内全校文明。不止是同学之间甚至老师们都讨论开了。一开始老师们还以为又是一个不安分的主且听说家世显赫根本惹不起,到后来才发现这个学生安分的很,甚至在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都没惹过事,当然这是后话了。

然后是第三天来学校,段宜恩第一次坐校车。李叔说要送他的,但段宜恩不想显得太特立独行。而且光是家里那辆车在学校门口一停就很已经很吸引人注意了。

那天段宜恩上车以后发现拥挤的车厢最后一排居然一个空位上放着一个包。段宜恩过去指着包问那个包旁边的人:你的?而那个人刚好是昨天被段宜恩压在墙上的校霸。他看到段宜恩立马慌了神以最快的速度拿了包站了起来移到了车厢最前,一副要离段宜恩远远的样子。段宜恩也懒得管他,就在位子上坐下。段宜恩可没校霸的恶习,坐一个还占一个。只是同学们以为是新一轮校霸上线,那个最后一排左侧的两个位置都不敢去坐,段宜恩也懒得解释,直到被王嘉尔这个新生打破。

 

段宜恩转头望向对方,黑黑的瞳孔里反射着阳光一片璀璨,嘴角扬着微笑的弧度甚是好看,段宜恩觉得眼前的人耀眼得晃神微微咪起了眼睛。王嘉尔看对方有些愣神,主动伸手抓住了段宜恩的手。

"我叫王嘉尔Jackson,一年级三班,认识一下吧。你叫什么名字?"

"…段宜恩…Mark"

"段…宜…恩…段这个姓很少碰到诶,你有wechat吗?加个好友吧?"

"恩,好…"

段宜恩觉得自己魔障了,最讨厌肢体接触的人居然被眼前这个笑容明媚的少年握着手也没想着挣扎出来,就这么给握着。他说要加好友自己居然下意识就开始拿出手机。这个人……有毒……

段宜恩望着手机显示的新添加好友,再转头看看那个闹腾的身影此刻已经安静了下来。抱着书包耷拉着脑袋,头一点一点的睡着了,睫毛长长轻微颤动着。

段宜恩意识到他的视线留在王嘉尔身上太久了才转头望向窗外。可是没过多久,突然肩膀上有了重量,一个毛绒绒的脑袋靠了过来,就这么自然地靠在段宜恩的肩膀上。脑袋似乎因找到了一个支撑点,睡得更平稳了。

随着车子颠簸,王嘉尔抱着书包的手在某个瞬间滑了下来搭在段宜恩微凉的手上。一片温热覆盖上来,热热的痒痒的,在手的上方持续着他的存在感。从皮肤到血液,从血液到细胞,好像有什么一点一点渗透进来。发烫的掌心似乎要灼伤自己,段宜恩深深吸了一口气,却没有把手抽出来,任其覆盖。好像即使灼伤了也甘之如饴。

 

校微信群:

“图片”腐女一号

“我偷拍的。你们看看。”腐女一号

“两个人一起的画面一副岁月静好的样子”腐女二号

“好甜啊!!我要嗑这对cp。”腐女三号

“我也要!!!!”腐女四号

“麻烦坐校车的同学可以实时更新!!”

“段宜恩这冰山跟王嘉尔这种小太阳简直绝配啊。”

……

朴珍荣打开滴滴叫个不停的微信群,看看今天学校又发生了什么有意思的事情。一点开图片,朴珍荣的下巴都要掉下来。图上王嘉尔靠着段宜恩的肩膀睡着了。王嘉尔不是吧,能不能安分点,才来学校第二就跟校霸搭上了。可千万别跟我惹事啊。

"王嘉尔!!"

"干嘛!帕金庸"

"这是怎么回事(图片)"

"谁拍的?还挺好看的诶!我还挺帅挺上镜的。睡着了也好看。嘿嘿"

"这不是重点,"

"这不是重点还有什么是重点!"

"你怎么跟段宜恩勾搭上了??!!"

"什么勾搭,说得这么难听,亏你还是个读书人"

"那你自己说,才来学校两天,就把校霸给靠了是什么意思"

"哎哟喂,不小心睡着了就靠过去了,我又不是故意的。"

"你给我说实话,你是不是看上人家了。"

"哎呀,你瞎说什么呢!上课了不跟你说了。"

放下手机的嘉尔,微微红了脸,拍拍脑袋,瞎想什么呢。